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医美APP乱象丛生

2019-08-25

近日,苹果APPStore已搜索不到小红书APP。在此之前,小红书APP已被安卓多个平台下架,外界普遍猜测其下架是因为内容违规所致。此前小红书APP曾被多次曝光违规推广三无化妆品、黑医美产品和机构等。

7月中旬,有医美第一股之称的新氧APP被曝出诊所涉售违禁药。在监管部门的要求下,新氧APP封禁了一批相关账户和日记,并配合监管部门做后续处理。

一时间,生活分享类、医美社区类移动APP上商家售卖违禁药物、进行虚假宣传等问题成为热议话题。

违禁药品推广由明到暗

日前,有媒体报道,在小红书APP上泛滥着未获批上市的、业界俗称“粉毒”“白毒”“绿毒”等韩国品牌的肉毒毒素。

在小红书APP上直接搜素“粉毒”“绿毒”“人胎素”,页面显示“没有找到相关笔记,换个词试试吧”,但这并不意味着该APP上相关违禁药品就彻底消失。记者发现,一位名为“珍妮鸡em…”的网友在其个人空间发布的“医美/瘦脸针分享”中称,其注射的肉毒毒素是所谓的韩国“粉肉”,并表示有朋友做医美耗材,还可以推荐国内的医生,“我只需要拿着药去找医生就可以了,给医生费用300~500元,合起来也比去医院划算”。她还展示了产品包装图片,也直接上传了注射肉毒毒素的现场照片。当众多网友询问“在哪里能买到”时,该笔记作者直言:“我这里哦。”

就在这位网友通过分享个人体验诱导购买的同时,一些售卖者直接到评论区打起了“硬广”。一位名为“阿萌—”的网友在评论中留言:“这边拿650哦,保真,给自己做个广告。”而一位名为“小红薯”的同行则开始竞价:“拿得多550。”记者在“小红薯”个人空间看到,其共发表22条所谓的美丽笔记,其中大多以小视频展示“明星御用瓷娃娃童颜针”“Miwell最美小脸针”等注射用医美产品,还有所谓“日本美思满人胎素”“韩国纽拉美斯neuramis玻尿酸”等。当多位网友留言询价时,该网友均回复:“私信。”

网友“珍妮鸡em…”还发布了另一则“瘦腿针/肌肉腿/医美瘦腿分享”,宣传的依然是韩国“粉肉”,上传的则是在宿舍注射肉毒毒素的现场照片。据其笔记中描述:“图上打针是在自己宿舍打得(的),因为不是手术,所以不需要特别无菌的环境,所以不用担心不在医院这个问题。”

肉毒毒素属于处方药需正规注射

“肉毒毒素是一种只能通过处方获得的药品,只有有资质的医院或诊所才能提供这种治疗。目前在我国得到批准用于医疗美容的肉毒毒素产品只有两个品牌。”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皮肤科李利主任医师说。

记者查询国家药监局官网看到,早在2016年国家药品监管部门就发布了关于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的消费警示,提示消费者:我国药品监管部门仅批准上市了两种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分别为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生产的国产产品(商品名:衡力)和Allergan Pharmaceuticals Ireland生产的进口产品(商品名:保妥适 BOTOX)。该消费警示还提醒消费者,不当使用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可能会引起肌肉松弛麻痹,严重时可能会引发呼吸衰竭、心力衰竭等危及生命健康的症状。

不仅如此,根据国家相关规定,药品生产和进口企业应指定具有生物制品经营资质的药品批发企业作为A型肉毒毒素制剂的经销商;药品批发企业只能将A型肉毒毒素制剂销售给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或医疗美容机构,未经指定的药品经营企业不得购销A型肉毒毒素制剂。消费者应到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正规医疗机构或医疗美容机构进行注射美容。

李利表示,医生会根据消费者个人情况决定注射的最佳剂量和部位,不正规注射肉毒毒素可能会出现局部瘀青、充血、瘙痒和头痛,还有可能出现面部表情不对称、稍显僵硬等。她还强调,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注射肉毒毒素。一般来说,已知对该制剂任何成分过敏者、神经肌肉接头性疾病如重症肌无力、Eaton-Lambert综合征患者、拟注射部位存在感染者都不能接受注射,所有正规肉毒毒素的产品说明书上都有明确的注意事项。

平台应当加强审核

针对移动APP中出现的医美乱象,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整形美容外科器材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杨晓芳表示,医疗美容在中国尚属新兴事物,产业发展迅猛,其产品种类繁多,涉及面广,且利益相关方包括生产企业、医疗机构、美容院、消费者、医生、经营机构、互联网平台等,对政府监管是一个挑战。这也直接导致一些不法商家利用信息不对称、消费者消费理念不成熟等,从事一些违法违规行为。

有法律界人士则指出,对于这些乱象,平台有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第三十八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对消费者承担的是过错责任,仅在其明知或者应知的情况下,才依法承担连带责任。小红书和新氧这样的交易平台提供者,如对该类销售违禁药品行为进行算法技术支持、关键词搜索等,可被认为‘明知或者应知’。因此,需承担连带责任。”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邓勇副教授向记者表示。

邓勇还指出,小红书APP以分享笔记的名义推广和售卖违禁药品,本质上还是做广告,因为它们都可以通过内容引流直接变现。根据《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二条,互联网广告发布者、广告经营者应当查验有关证明文件,核对广告内容,对内容不符或者证明文件不全的广告,不得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因此,平台方应当承担审核广告内容的义务。

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文谦主任律师也告诉记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相关规定,作为提供广告的平台,承担的责任不仅有民事责任,同时还有行政处罚,构成犯罪时要被追究刑事责任;平台“明知、应知广告活动违法不予制止”的,要被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要被停止相关业务。

邓勇还建议,监管部门要加大对于线上产品交易的监督检查。他提醒消费者,网络消费时要提高自我保护意识,要意识到所谓分享背后存在的消费陷阱,在渴求变美的同时也要保持头脑清醒。(记者 郭婷)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